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内容

白城旅游世界竟有这种药……神奇-雪漠文化网

70 全部文章 | 2017年11月11日
世界竟有这种药……神奇-雪漠文化网


《大漠三部曲》连载


把孟八爷送到猪肚井后妾室谋,道尔吉骑一驼,牵一驼,径直去了沙湾。
孟八爷取出那坨儿药,牧人们却一脸木然。因为那黑风,把几百只羊卷没了影儿,倒把狼祸带来的疼卷木了。黑羔子损失最大,丢了五十多只,他懒得去寻。豁子兴致倒很高,刮黑风前,驼子来过,把他的那些皮子收了,他算了算,这一次挣的,差不多能抵半年的水费。
孟八爷用姜窝儿踏面了药,叫女人把炉子弄旺,备足干牛粪,就赶出了所有的人。因为炒药是诀窍,不能叫外人看。孟八爷拧眉半晌,却叫回猛子,叫他跪下。
“娃子,立个誓:绝不能见利忘义,绝不能传给别人,绝不能胡乱放药。我就把制法说给你。我老了,不定哪一天,就蹬腿了。带进棺材,总是心不甘。那张五,要是会制药,这狼和狐子,就没活路了。这法儿太损。狐子最凶那年,我一夜就‘闹’死了五十三个狐子。前前后后,有千几狐子死在我的药下了。后来,知道这法儿损阴德,才不用了。可这法儿阿西苗苗,总得留下呀,带进棺材,怕猎神爷要降罪呢。立吧,立个毒誓徐凌晨。”
猛子听了,一脸肃然,跪下了:“若……啥来着?”“见利忘义,传给别人,胡乱放药。”“对,若这样,见利忘义,传给别人,胡乱放药……叫我天打雷劈,得大背疮,断子绝孙,生下娃子没屁眼,祖坟里埋的是老叫驴。”孟八爷笑了,叫他舀盆凉水来,放在炉旁,把锅搁炉上,把药倒锅里,叫猛子炒。
“快些炒。再快些,再快……对了,就这样。千万不能停,一停,药就成黑疙瘩了,砸都砸不烂孙茂才。黄毛糟蹋的那坨儿,就是炒得太慢。我投了师,废了不少药,才学会这窍门……再快些。对。这法儿,别看简单,却是猎人行里最损的。一坨儿药,制个几百颗,撒出去,就死几百个生灵。邓佩仪好人学了,是个法儿。恶人学了,损阴德呢。诸葛亮火烧藤甲兵,损了他十二年阳寿,干这个,怕也差不离。”
扑鼻的呛味寒天粉,从灼热的锅里扑出,呛得猛子连打喷嚏。孟八爷笑道:“快,鼻子里吸些水。”他替换了猛子,炒起来。猛子忙吸了些水。一股清凉进入鼻中,马上就解了那奇异的呛。孟八爷边炒,边也吸了水。

红脸鬼鬼祟祟,推门进来。他也想探听些窍诀,白城旅游哪知一进门,就连打喷嚏,赶忙退出。孟八爷呵呵大笑。
孟八爷压低了声音,说:“这药,便叫七步散,也叫闭气散。那野兽,一咬破,立马就闭气了,人也一样。就用那点儿灰,”他用筷子戳戳锅底,“这药灰,等炒好,装了丸,一咬破飘信,药嘣地扑起,进入啥的鼻子,啥就闭气了真田悠斗。可一见水,立马又解了。所以,下药时,不能下在有雪的地方,野兽一吃雪,啥事都没了。”说着,他手掬水,用鼻吸了一下。猛子也照猫画虎,吸了水。
猛子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法儿。先前冲出康普顿,总以为用枪,三天两天的,追个狐子,乒地一枪,就是打猎了。可和这一比,简直是牛毛比大树。
猛子见孟八爷恍惚了眼,忙接过筷子,炒了起来,那盐末似的药辛德拉连招,已渗出水了。却听得孟八爷感叹道:“我是罪人,那提倡的,是不是罪人?”他自嘲地晃晃脑袋,“法儿并无好坏,好坏全在人心。比如,这法儿,也能‘闹’老鼠……现在,老鼠都成精了,老见那孽畜,晃个长长的身子,见人也不怕。以后,别说草皮草根,连庄稼也会给抢个精光。以后,就用这法儿‘闹’老鼠。”
两人边吸水,边炒,边往炉中加干牛粪,约一个多时辰,药里渗出的水渐渐没了。锅里是白面一样的粉状物,哗哗地闪着金光。“瞧,娃子,这就成了,一炒出金花花儿就成了。这药,一咬破,腾地就扑进鼻子了。”孟八爷端了锅。
门开了,女人进来找东西,一进门,就是一连串的喷嚏,打得直不起腰来。孟八爷也不去管她,由她打去。女人边打喷嚏,边在一个芨芨编的小筐里捣鼓几下,又逃出去了。听得她惊诧诧说:“怪。那药也认人哩,他们好好儿的,却直往老娘的鼻子里扑,呛死人哩痞子混古代。”孟八爷顽童似的大笑。

孟八爷洗了手,把黄毛家带来的胡萝卜,切成筷头粗寸把长的棒儿,一一蘸了融化的蜡汁,放入干净碗中。待蜡凝了,拔下蜡管儿,用小指甲挑些药末,顺进蜡管,靠近燃烛,轻轻捻着,封了口儿。
“这就成了,包了羊油,野兽一咬,就没气了。”孟八爷举了药,欣赏似的瞅一阵,又说,“记住,先得洗手。不然,汗味呀,烟味呀,带进去。狼一闻就逃了,绝不咬的。”
孟八爷边示范,边叫猛子洗了手,也照他的样子做。好大一会,才做成几百颗药。最后十个,孟八爷往蜡管里呵些潮气布兰妮墨菲。“一呵气,药就不太暴了。闹狼时,就用这几个。要是药太干了,等你们赶到,狼已经死了。”
选自《猎原》雪漠著

▼长按下方二维码,即可购买▼

上一篇:加藤鹰之手作品

下一篇:办公室有鬼 粤语